小熊猫Yuki

若你想起我,像想起一朵不重开的花。

闲翻书:只以这一颗绝无仅有的诚挚而又炽热的心


       这两天重翻《傲慢与偏见》,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对比。说起这本书的时候,我身边几乎所有男性朋友们都说他们看中的女孩其实是班纳特家的大女儿简那种类型,富于教养,漂亮可人,温柔含蓄。而女主角伊丽莎白太聪明,太倔强,太爱讽刺,贫穷又自命不凡,实在算不上讨人喜欢。 
     而女性朋友们则无一例外地对伊丽莎白大加赞赏,说她大方得体,聪慧勇敢,正与达西先生相配,远比简的懦弱温吞来得可爱。像简这样内向的姑娘,若没有个恰好爱上伊丽莎白的妹夫达西帮忙,哪怕忧郁致死也是盼不回宾利先生的。 
  这个对比应该是男女两方对一个女孩要求差距的缩影。 
  或许直到今日,我们仍旧不能说女人和男人拥有了完全平等的机会和在爱情中的地位,因为通常才子都有佳人前仆后拥,从西方的雨果先生到民国的志摩才子,爱情给了他们灵感,而才华也让他们总是不乏爱情;可是有才华的女子却寂寞了一些,她们笔下的花团锦簇填补不了自己人生的苍白荒凉,简·奥斯汀也好,张爱玲也罢,她们的故事更多是在孤独的日出日落中一篇篇酝酿,还要接受世人的指点侧目。 
   
  顺带看了08年的老电影《成为简·奥斯汀》,讲述了这个带点自传色彩的小说的作者简·奥斯汀的故事,她同伊丽莎白一般聪慧、自尊、温柔、勇敢、坚强,还带了不世出的才气,她也遇上了Tomas Lefroy,一个值得她深爱的男人。他们经历了误解、冲突、体谅、理解,最终相爱。可惜Tomas Lefroy没有拥有一座彭伯利庄园,他只有反对他爱情的亲人和必须负担的责任,所以简·奥斯汀只能说,如果爱情会摧毁一切,我宁可不爱。 
  故事的最后,他们偶然相遇的时刻,他挽着起名为简的大女儿,她始终孑然一身,他们都功成名就,于是二十年后,她破例为他的女儿诵读自己的作品,诵读给她一生一次的爱:  
  “她开始认识到,他无论在个性方面和才能方面,都是百分之百最适合她的男人,纵使他的见解、他的脾气和自己不尽相同,却都叫她称心如意,这个结合对双方都有好处,她从容活泼,让男人心境柔和、作风优雅,他精明通达、阅历颇深,让女人也得到莫大的裨益,可惜这样的幸福婚姻已不可能实现。” 
   
    简·奥斯汀最终还是缺少了伊丽莎白的运气,她没能在英国乡村的薄雾清晨里,等到一个披着一身阳光向她走来的达西先生,她的人生永远截止在了尾声到来之前的那一段吟诵里——“这样的幸福婚姻已不可能实现。” 
   
  生活有时候就是一场赌博,我们能做的只有准备好最完备的筹码,做出认为最正确的选择。如果能得到一个与你相配的“心境柔和,作风优雅,精明通达”的男人固然可喜,但便是得不到也不值得遗憾,因为你始终还是你,聪慧、自尊、温柔、勇敢、坚强。 
    喜欢简·奥斯汀这样的女子,即使这一生你再也不出现,也不会把自己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一个人也可以活下去,“By my pen”或者其他。若你不来,便以温暖的方式感激生活赐予我的一切,哪怕是孤寂;若你到来,便好好的爱你,不以少年时候的美丽,不以盛年时候的财产,不以老年时候的洞彻,只以这一颗绝无仅有的贯穿我生命的诚挚而又炽热的心。

      如同她站在高处眺望的时刻,天空湛蓝,长风舒逸,无忧亦无惧。

      那正是整个故事最美丽的刹那。

评论

热度(1)